赤崎儿

(`・∀・´)唷!这里赤崎|free!|HTF|全职|盗墓|阳炎|二次元互fo|男神青峰|静临|瓶邪|黑篮青黄党|银他妈|APH|OHPAI教|tin一生推|

[双花/全职高手] 余温

※食用说明※

[ 双花 ]

小学生文笔

小学生文笔

小学生文笔

OOC极度有*

OOC极度有*

OOC极度有*

BE还是HE未知[[[啥[x]

po主有病

po主有病

po主有病

渣文奉上(๑´q`๑)

——————


你的梦想是什么?


在看到这个问题时张佳乐的笔尖在纸上犹豫着,他突然想起来那天他跟父亲说他要当职业选手后父亲眼神里转瞬而逝的茫然,那时张佳乐鼻子有些酸。

他吸了吸鼻子有些不敢看父亲的眼神,父亲却也只是将大手放到张佳乐的头上揉了揉。张佳乐有些茫然的看向父亲,父亲却只是别过脸去,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

“乐乐,去吧。”

张佳乐突然哽咽了起来,喉结滚动了一下,他说。

“爸。”

“爸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夺一个冠军!”


那天张佳乐在父亲的葬礼上失声痛哭。

他想到以后父亲不会再像以前一般揉一揉自己的头发,虽然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但张佳乐却可以读出父亲眼里的慈爱。


孙哲平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张佳乐眼圈有些红,就像一个受伤了的小野兽,孙哲平将他揽入怀里安抚,张佳乐身体一颤一颤的,呜咽着没出声。

孙哲平和张佳乐在走回旅馆的半路中下起了雪,白色的、缓慢的飘落下来,毕竟是晚上街上没怎么有人,四周寂静无声。只有雪花渐渐的飘落下来。


张佳乐沉默的看着飘落的雪,眼圈泛着红。孙哲平默契的也没有说话,时不时瞥一眼旁边的张佳乐,在经过一家超市的时候张佳乐的脚步停了下来。

孙哲平眉角挑了挑。

“张佳乐?”

“我要买酒。”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行不行啊。上次是我扶你回去的你忘了?”

“…闭嘴!”


最终孙哲平还是陪张佳乐进超市去了。张佳乐挑了几瓶酒后便毅然的朝着店员小姐的方向走去。


然后他两大晚上就在旅馆住了一夜喝了一夜酒。


-


第二天孙哲平有些不舒服的扭了扭,却看见张佳乐正枕着自己的腿睡觉,看人熟睡的脸自己也是不怎么敢动了。

他看了眼窗外有些惊异的。


窗外下起了雪,窗外的一棵树上积了不厚不薄的雪簌簌的落下。外面小贩已经开始叫卖了,孙哲平掐了掐张佳乐的脸。

“张佳乐?”

张佳乐没醒。

“张佳乐。”

还是没醒。

“张佳乐!”


张佳乐一脸茫然的看着孙哲平,茫然了半天突然护住身子一脸警惕的看着孙哲平“……我靠孙哲平!?你怎么跟我睡一块了!?”

孙哲平青筋跳了跳,沉住了气看着张佳乐,顿了顿。

“我两都穿着衣服呢。”


听到这话的时候张佳乐才是长长呼出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后张佳乐闷哼一声继而看着孙哲平。

“你买了早餐没——”

“没有,你去买。”

孙哲平的回答很是干脆,似乎买早餐这事跟他没什么关系一般。倒是张佳乐朝他吼了起来

“孙哲平你去买早餐会死啊你!!!”

孙哲平想了想继而一本正经的看着张佳乐一字一顿道

“会死。”

张佳乐语塞。


窗外的雪花静寂无声的飘落到地上,窗户打开着,初冬,街上倒是有些冷清。看到被风吹着飘进屋里继而迅速融化的雪后张佳乐这才反应过来。

“孙哲平你看下雪了诶。”

“嗯。”

“去堆雪人怎么样。”

“雪人能当早餐吃吗?”

“不能阿!孙哲平你……”

“所以张佳乐你快去买早饭。”

“你滚!”



-TBC-

评论
热度(3)

© 赤崎儿 | Powered by LOFTER